招聘各科兼职写手 稿费周结
写手这家公众号

已过不惑之年的金先生是我穿开裆裤一起长大的发小,也是我的邻居,经常向我大倒苦水倾诉自己所遭遇的种种不幸,而且很多是来自于其家庭。经本人同意萃取部分与大家分享,我认为这也是一个泛社会化的话题,很值得讨论。同时,这也是生于70年代的一部分人的人生缩影吧!也以此文祭奠我们逝去的青春。
  金先生出生在大部分生活用品都还需要靠配额票据才能购买的计划经济的年代,父母因工作原因常年分居两地,相比同龄或多或少是一个从小就缺乏父爱的孩子。本来该有个弟弟或是妹妹的吧,因母亲时任单位的妇女主任,为响应和贯彻执行计划生育的号召,准确的讲应该是为了保住饭碗(其母口述),而放弃了那个估计尚未成形的小生命。而同在一个系统不同单位工作的我的父母却能给我带来了一个弟弟,工作也没因此受到过责难,我真的觉得这很神奇。
  小时候,金先生最怕别人问他爸爸去哪里了,尤其是过年过节的时候,因为他爸爸为了争先进提干大都会选择在节假日加班或跟同事换班,日积月累,虽然和家人聚少离多,多年后金先生的爸爸终于如愿以偿的当上了管理干部,统领着两百多号人。但我却从来没有看到那时的金先生因此而流露出的自豪神情,也很少提及他的父亲,金爸爸可能永远都不知道在某个年三十的夜,金先生和他妈在辞旧迎新合家团圆的爆竹声中,在家里抱头痛哭的那个辛酸场景吧。不像现在的小年轻但凡家里有钱有势恨不得满世界的炫。有时在一起喝酒聊天的时候金先生每每提及他的童年眼眶就会红,但从来没见他当我面哭,毕竟男儿有泪不轻弹。
  进入了青春期,生于书香世家的金先生那俊俏的脸蛋和弱不禁风的身段很招女孩喜欢,桃花运不断,他也来者不拒,让我这个矮穷矬的发小经常当电灯泡。不过和这些红粉佳人最后都还是没能修成正果无疾而终,据金先生后来讲他那个时候其实并不是什么精虫上脑荷尔蒙分泌过剩,只是觉得自己缺爱,缺像别的家庭的那种正常温暖和父爱。金先生也曾谈过一段刻骨铭心的初恋,和凤小姐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起早贪黑的开着他那辆被转了N手的破东风跑着货运满怀憧憬的规划着自己未来的人生,不过最后还是掰了。作为旁观者我认为打一开始身居官位的金爸爸压根儿就没瞧得上来自农村的准儿媳家庭,准儿媳家凤爸爸一人打工得养活三口人,也没什么社会背景和人脉圈子,有点门不当户不对啊,金先生也侧面默认了我的这个看法,这可能就是传说中的有缘无份吧。
  其实金先生的父亲还是很“爱”他这个宝贝儿子的,每次回家都会给金先生带些糖啊小零食什么的,有一次甚至给他拎回来一辆三轮脚踏车,在那个年代这可是稀罕物啊,让我们这帮小伙伴都艳羡不已。每当金先生风驰电掣的骑着他那个小脚踏车从我们身边飘过都会引着一大帮小伙伴在后面追,一边追一边喊“让我也骑一下,让我也骑一下”。
  都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可能是物质条件相对优越了吧,从学生时代起直到参加工作金先生都不是个省油的灯,没闯过大的祸,不过在小学就时不时的来个世界很大我想出去看看的举动还是有的,而且真的说走就走了,成绩也不是太好,没少挨揍,虽然他父亲很少揍他,但每一次都足以用地动山摇来形容,楼上楼下的邻居经常破门而入把金先生的父亲拖走,怕打出事啊。我记得最清楚的是有次金爸爸大声咆哮着“单位里面的两百多号人我都管下来了还管不了你这个混账东西”。至此,金先生和他的父亲好像也就结下了永远也解不开的死结。
   后来,金先生莫名其妙的一个人跑去了北京,据他自己讲是忍受不了家庭的压抑和三亲六戚那鄙夷的眼神,其实也是为了去守护他最珍视的那份爱情(当时凤被学校分配到北京某酒店实习)。断断续续的过去了若干年后,再看到金先生的时候他一脸的沧桑和落寞,胡子拉碴的孤身一人步履蹒跚的哈着腰弓着背游荡在街头,身边已然没了凤。看得出他正经历着一段痛苦的情感煎熬。
   而此时,仕途中顺风顺水的金爸爸在三姑六婆亲戚面前正被成为被膜拜的对象,落座席间主宾位上侃侃而谈着时下热议的各种时政新闻,并被神奇的冠以情商很高的美名,这哪儿跟哪儿啊?!每当金先生做错事或被当众责罚,七大姑八大姨人前人后的各种非议对金先生就犹如芒刺在背,俨然这就是一个生在福中不知福的窝囊废,没有人会去关注金先生心里在想些什么,因为金爸爸说的什么都是对!
   前几天再次遇到金先生,他告诉我拉黑了所有的亲戚,删除了所有人的联系方式并退出了家族微信群,到底经历过什么样的事情宁愿背负六亲不认的骂名作出如此让人匪夷所思之举,曾经的那个意气风发的金先生,又有着怎样不为人知的情感经历,因篇幅有限,更多精彩敬请关注续篇。

TA的其他文章
分享到 :
0 人收藏
这家伙很懒,没有签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业务|关于我们|下载APP|写手之家 ( 湘ICP备17024436号 )|网站地图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