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手这家公众号
【编者按】《侠隐》是张北海的第一部武侠小说,写于1996-2000年。多年来,张北海以纽约生活的散文享誉华人世界,这第一本武侠小说,却将背景设置在他童年生活过的老北京。就在姜文电影《邪不压正》上映之际,电影原著小说《侠隐》也由世纪文景出了新版。本文原题为“侠之终结与老北平的消逝——《侠隐》作者张北海答客问”,原刊载于《中国时报·人间副刊》(2000年9月16-18日),现收入于小说《侠隐》一书中。
312.jpg
编:当然非得问不可的,您写作这么多年,这是第一部长篇武侠,为什么以前不写这个题材呢?又为什么现在要写呢?
答:《侠隐》是我第一部武侠,也是我第一部长篇。在此之前,我从来没想到要写长篇,或写武侠。现在写,主要是为了退休之后找件事做。既然没写过长篇,也没写过武侠,那就决定不妨试试。而且,写了三十年美国,也有点烦了。
编:书中有关庶民生活的资料相当有真实感,尤其关于街道巷弄,各个地点的对应,予人感觉您写作时有份翔实的地图,不知您当初下了多少准备的功夫?这份工作做起来想必特别有趣吧(尤其看您对李天然每顿饭在哪儿吃,叫了什么样儿的菜,吃了多少分量,总是写得巨细靡遗)?否则您大可捏造某个朝代的某座城市为背景,省去许多考据功夫,不是吗?
答:既然我把小说的历史背景放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北平,又把这个侠放在现实社会,那三十年代北平的日常生活、衣食住行、风俗习惯、政治经济、社会文化、市容街道……就不但在所必需,而且变成书中一个角色。
早在我一九九六年底动笔之前两年,我就开始做笔记了,包括整理出一份民国二十四年(一九三五)北平市街道图。另外,我的书架上有关老北京的参考资料,总有好几百本,其中大约四分之一是英文著作。一点不错,考据工作费时费力,可是对我来说,也不是那么苦,许多参考书籍,我早就有了,而且也不是为了写小说才买的,所以,就算不写这部武侠,通过这些书来了解一下我出生的古都,认识一下我成长的年代,也未尝不是一件蛮有意思的消遣。况且,这是一部写实小说,越能多给读者一点真实感,作品就越有意义。当然,我也大可捏造一个朝代和一座城镇,作为小说背景,何况又省去了许多考据功夫。
可是,这部《侠隐》,除了带动故事情节的报仇主题之外,尤其对我个人来说,还有一个也许更重要的主题:老北平的消失,侠之终结。当然,这是我给予小说的一个主题。也就是说,无论这在历史上成立与否,这是我个人对老北平和侠的一个看法。但是,也正是因为我要小说传达这一层意义,那就自然地排除了凭空捏造一个朝代和古城的可能了。
编:在书中得来的印象,这本书一个重要的目的是追怀与纪念一个已经逝去的老北京,那个北京如何定义?它对您的意义是什么?在您心目中,它跟更早的北京和更后来的北京,差别是什么?
答:前一辈老作家都没有能够为三十年代老北平下任何定义,我怎么敢?
我只想指出,小说里几个主要人物的家世,大部分属于中上阶层,今天,我猜多半只是这些人会去追怀那已逝去的老北京和好日子。这么说好了,如果骆驼祥子没有死,而且拉了一辈子洋车,我怀疑他会认为三十年代北京有过什么好日子。可是如果硬要我来为这个老北平——北伐到抗战这十年——下任何定义,那我可以这么说:老北平这“金粉十年”,是有关有钱人的乐园,老百姓的清平世界。

308.jpg
编:李天然虽受过西洋教育,懂英文,但其他方面还是跟随传统武侠小说男主角的模式,例如书里有五个年轻漂亮的女性都爱他,个个想跟他上床,但其中只有三个有幸“得沾雨露”。而他最后挑中的也是个性最传统保守的巧红,您觉得这安排合理吗?是为了迎合武侠小说的传统读者而这么写?这是否也代表李天然人物个性中的一些局限呢?写作过程中曾经考虑过其他的安排吗?
答:书中五位女士都对男主角有意,可以说是作者在自我过瘾。可是我既非第一,更非唯一,多半也非最后。但是李天然中意关巧红,却不是为了讨好任何读者,而是根据他的个性为人。
李天然是接触到一些西洋教育,但基本上仍然是中国传统下的产物。不说别的,单凭他是一个侠,就已经不能更中国传统的了。而在男女关系上,他应该有同样的传统观念,君子有所不为。至少盗亦有道。
顾丹青可以不算在内,二人是青梅竹马师兄妹。小说开始,她早已经死了。可是李天然没有去反应有欠成熟的苏静宜,也不肯去碰尚未成年的蓝兰,更不会去招惹黑吃黑的唐凤仪,换句话说,他不是那种有机即乘的人,至于马姬,二人有情有欲,这段在当时几乎是禁忌的热恋,除了可以表示马姬的个性为人之外,也暗示天然既不保守,更不古板。天然和巧红则一见钟情,但是考虑到巧红的寡妇身份,二人的关系相当缓慢地发展,故事进行了三分之一才明朗化,过了大半才真正定情。最后还是通过明媒正娶才成的。如果再考虑到李关二人都是布衣出身(门当户对!)那就更传统了。可是绝不保守,别忘了,是关巧红首先主动拖天然上床。
即便如此,要说李天然人物个性中有任何局限,那也多半是今天一个自由开放社会所认为的局限。
编:这本书很精彩,不知有没有写续集的计划。中国的武侠似乎总无法在近代(遑论现代)存身,但是美国的蝙蝠侠、超人等,受欢迎的程度却是历久不衰。不论武侠角色或西式假面超人侠客,面临的最大考验就是能否在现代场域中找到适当的生存条件,例如充裕的资金、少数间接但非常有力的支援(撑腰)者、保持双重身份隐秘的可能性、大量存在需要他纠正而且足以引起大众认同的社会不义等。您塑造的“燕子李三”在这些方面都很具可信度,您觉得有可能把这类型人物移到更接近我们的时间里,让现在中国的想象空间出现一位现代游侠吗?
答:把李天然放在三十年代北平,其目的之一,就是在设法为武侠在近代—现代存身,探求一个可能。
超人和蝙蝠侠不在我考虑之内,因为自从他们二人在三十年代美国连环画图书中诞生,到近几十年来不断出现在好莱坞电视电影,无论人物还是故事,都是以夸张性卡通式的手法来表示。也只能如此——只过瘾,别当真——才能避免任何游侠在现代存身所必须面对的一切实际问题。
《侠隐》是部写实作品,因而不得不面对这些实际问题,并试图打开一条出路,而且作出合乎常理的安排。因此,以师训“行侠仗义……打抱不平……不为非作歹,不投靠官府”为游侠精神的李天然,到头来还是不得不与半官方的蓝青峰合作,才报得了仇。而且不论以当时还是今天的眼光来看,也不算犯罪犯法。这当然是作者利用当时的局势,设想出来的一个方便之门。
但一次尚可,二次便俗。这也顺例答复了另一个问题:会写续集吗?不会。
可是,想到主演了六部还是七部之后发誓绝不再演007的康纳利,最后还是又演了一部。所以,Never Say Never。
至于是否可能把“燕子李三”这类型人物移到21世纪今天,使中国的想象空间出现一位当代游侠,我认为绝对可能。这是一个仍在寻找作家的好题材。

编:如果要给这本书找缺点,就是打斗场面太少,对武功的描写简直就是没有。您要在这些方面略做加强,一定办得到,而且李天然年纪轻,血气方刚,虽然被师门血仇压得非稳重不可,但他的态度,对打架的机会似乎毫不排斥。您对这一点观察作何回应?
答:书中打斗场面太少,我知道,主观因素(或偏见)是我中年以后重看旧武侠,发现很难忍受当年令我着迷的那些又玄又长的武打描述。
我更不愿在一部写实作品中掺杂一套虚无缥缈、玄乎其玄的武功。而且我要我的侠隐出手见效,干净利落。而且从打斗次数来说,也并不少,李天然回北平不到一年,掌毙一人,轻伤一人,重伤一人,打死四人,再多就变成三流武打片了。
再考虑到从李天然前门东站下车,小说叙述即完全以他的观点看世界,他不去边打边解说一招一式,作者也因而无法在旁插嘴解说了。
至于李天然是否会排斥任何打架的机会,我希望我的英雄会加以选择,他不应该是那种他知道世间不平之事多如海沙,也知道任何个人(哪怕是他),都无法摆平这世间的不平,这也是为什么他对蓝马二人说,“任它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
该做才做,该做就做。
没有任何人,包括我们的侠隐“燕子李三”,可以饮三千弱水。

新浪微博登陆
分享到 :
0 人收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关于我们|广告业务|写手之家 ( 湘ICP备17024436号 )

湫 43080202000239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