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手这家公众号
闲来无事做,写点连载开心一下。让生活充满乐趣和快乐,比如此刻我坐在电脑前码字,不需要我是一个著名的大诗人或者作家。要知道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古人的话可不是闹着玩的。从古至今不少文艺工作者都是作品出名的比人早,具体情况不得而知。而我只想怀着一颗虔诚的心来对待文字。
更新一些文字,开心而已。
主人公名叫孙鑫鑫,一个看不出男女的名字。一个集高傲和卑微,平凡与冷于与一身的平凡男子。从他出生到上学到命运终结的故事。不要说别人的生命为何总是跌宕起伏,其实每个人的生命写起来都像是一首歌,在别人的耳朵里也许只是个背景乐,但是自己听起来就活脱脱是场三天三夜也演奏不完的音乐盛宴。
第一章 有些命运是注定
听过了太多的主人公故事,也见过了太多的分分合合,纠缠不清。可人总是奇怪的,属性奇怪,性格奇怪有时候连命运也奇怪。比如说我,我叫孙鑫鑫,不要对我的名字妄加猜测,你猜也才不出来的。因为我爸妈并不是因为我五行缺金才给我取了个名字叫鑫鑫,而是因为我爸妈是个生意人。我的出生对他们来说有着重大的历史意义,也许能让家里的生意从此辉煌,而我就此成功成为富二代也不是没有可能。
但是现实情况并非如此,听我妈说,我出生的之前,我妈妈是个普通的公司职员,发不了大财但是也能赚点钱,工作环境也还不错,算是个中薪阶层的人,爸爸呢不一样在一家二手家具交易市场打杂,那个时候回收家具的人比较集中,买家具的也挺多。整体都不是特别的有钱,不排除有些家庭回去买二手的家具。
爸爸工作的环境相对就没有那么好了,地上随处可见的旧木板,饭店更新换代卖掉的冰柜家具,如果不是在这样露天的环境下,很难看到冰柜没有厚厚的一层冰时,原来内部是银白色的金属皮,摸起来并不冰凉,反而有点温暖和软的感觉。“小孙,昨天穿黑衣服,上面有个紫色花朵衣服的那个大姐你还记得吧?她昨天买门的时候纠结要这俩门的哪一个,本来就是要这个,今天她又后悔了,麻烦你再去送一趟。”这是爸爸店里老板宋大哥说的话,宋大哥也不是个刁难人的老板,对人还算不错,因为我爸是新来的,一些切割木板的机器,我爸还不会用,干不了太多的活,其他人要忙,跑个腿而已,就让我爸爸去了。
我爸还小,没有什么太大的志向,妈妈是读书的时候追到的班花,没有像其他追到班花的人一样,结婚后就变得对对方不好了。爸爸虽然工作上没有什么大的成就,妈妈却也不觉得跟了他有多委屈。爸的想法就是认真工作,但是妈妈的付出默默记在心里,不能愧对一个女人对自己的信任。后来爸爸的能力越来越强,回家的次数虽然少,但是对妈妈的关心却从来没有少。街上的女孩子流行戴什么爸爸就会发了工资给妈妈买。不久之后就有了我,我的名字就是爸爸起的,爸爸觉得金对自己的生意好,妈妈觉得金代表我是她的宝贝。我打趣妈妈说:“还好妈你宝贝的不是钻石,要不然我就得叫孙钻钻了吧?不然就是孙金刚?哈哈”“你这个傻孩子,妈那时候哪买得起钻石啊,你爸爸送我的镯子还是他妈留给他的呢。”“妈,那我爸爸岂不是叫钻石王老五了?”
普通人家的玩笑就是这样,简简单单,总是家庭生活很是一般,但是也挡不住字里行间一颗爱发财的小心思。
TA的其他文章
新浪微博登陆
分享到 :
0 人收藏
可爱的人总是有趣的。

2 个回复

倒序浏览
沙发
123456..oo  初级写手 | 2018-7-16 20:11:33 来自手机

你不懂我 第一章 第二回 有些命运是注定

青春
    如果要非让我说出一个我现状的原因,那我只能说有些命运是注定的,不光是我,其实每一个人都是命中注定的,就像我的爸爸妈妈的相遇,我的出生,我的家庭在我出生前就是注定的,虽然英雄不问出身,但是大部分人的成功还是和家庭有很大关系的。有些人还没有开始走,就已经走在了前面,有些人有些有些就散了,但是走着走着就遇见了,比如说我遇见了一群人。
    秋天来了,但是叶子还绿着,夏季的热浪余温尚未消退,我穿的还不算笨拙。妈妈抱我去邻居家门前玩耍,我已经能歪歪斜斜的走两步了,但视野还没有明朗起来,这并不是说我视力发育有问题,而是我已记忆模糊。我颤颤巍巍的翻越他家门前的整齐摆放的方块石头,那个石头平时都是阿姨叔叔们闲坐聊天的地方,棱角虽然还在但是早已经被人的体温软化,它承载的故事比我还要悠长遥远,青白的方块,像一个个被整齐排列的豆腐,小小的我沿着它来回的走,妈妈看了我一眼,就坐在对面看着天空下飘摇的叶子,我好像走进去,于是我就往前跨了一步,我以为我小腿一抬我就能翻过去的,结果我低估了石头的高度。一个小停顿我双手趴在了石头上,一条腿放在了石头上,小脑袋点了一下,有点懵,我怎么还没有跨过去。哦!不对,是我怎么还没有翻过去……再来一次。
  正在我郑重准备再翻一次,抬起屁股,踮起脚尖,大腿再包住一点石头的时候。忽然听见彭的的一声,一回头,爸爸手里拎的木板重重的掉在了地上。爸爸叫着跑过来抱起我,我就有点不高兴了,我还没有翻过去想再努力一次呢。爸爸抱起我就开始丢高高,放在平时我会很开心,但是现在开心不起来,因为我想翻过去看看他家的样子,虽然每天都去,但是感觉每天去都不一样。
  后来才知道原来那是爸爸第一次看见我走路,妈妈打电话给他,他还不相信。激动的紧紧抱着我,那种感觉挺温暖的。邻居家有个女孩,比我小,长的挺可爱的,所以这就是她可以抢我家饭吃的理由吗?她妈妈见人就说这是我家妞妞,妞妞快给阿姨打招呼,说说你叫什么名字呀?“阿姨,你好,我叫张欣”……你在说什么?你凭什么说我的名字,你这个笨蛋。
  后来才知道,这其实也不是偶然,一个地方的姓氏基本都一样,男孩子就取名草、凯、凡什么的,女孩子嘛就是欣、凡、红、珂什么的,很正常。我们两家又住的近,所以名字差不多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毕竟她的名字那么普通。也就是可爱一点,还老是流鼻涕,扎俩毛绒绒的牛角辫。基本短到扎不住的样子。
  不出意外,这个就是我小学的伙伴了,请注意我跟她没有要出现青梅竹马的桥段,我可是很不屑的,就她胖嘟嘟的老是跟不上步伐的小短腿,怎么能成为我的伙伴呢,也就是出于无聊上学前叫她走一下而已。请忽略我小时候翻她家门前石头屁颠屁颠找她玩的情节,嘿嘿,我只是好奇她家的树和花。还有厕所,没错就是厕所,因为他家厕所和我家的不一样,她家的便池是横着放的,我家进门的时候是竖着放的,所以我每次去她们家,都会去看一眼厕所,看看是不是不一样的。
  她们家还种了好多好多的花,每次去都能看见不同的花在怒放,每天花朵的状态都不一样。虽然我不是很喜欢找这个小姑娘玩,但是我是真心的喜欢她家的花,满院的月季花,开的那么大胆,好像整个家都是它们的一样,整整齐齐,没一颗长的都很独特,有大的花,小的花,玫红色的月季花不是很好看,大红色的月季花才是我觉得花朵该有的颜色。白色的花看上去比较脆弱,觉得不是很好养活的样子,需要特别照顾的样子。想起张欣家的院子,她每天都生活在那么美的家里,是我特别羡慕的,因为我家院子里我妈种了好多的菜,一年四季都只有一个颜色,翠绿翠绿的,虽然这个颜色很漂亮很有生机,但是我还是觉得张欣家的院子比较美,而且我发现张欣也变地越来越像她家院子了,悄悄的变的好看了一点,也说不上哪里好看了,就是一种感觉吧。
  会说话会跑之后活动范围就大了,天天都是泡在别人家里,躲猫猫,过家家,大朋友和小朋友每天都是快乐的。我和张欣又多了很多个上学的伙伴,上学的伙伴和在家玩的伙伴是不一样的。
新浪微博登陆

该用户从未签到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板凳
123456..oo  初级写手 | 2018-8-5 18:40:32
  上学的第一天,我的心里没有一丝喜悦,也没有一丝波澜,因为我还没有明白上学的含义,爸爸妈妈那天起的特别早,早早的帮我把新买的小熊书包装满了东西,我也来不及看有什么东西,背着就走了。到了学校才发现我跟爸爸妈妈告别的方式过于简单。爸妈还有事要忙,早就走了,其他人有的一脸正经坐在前排,有的紧张不安的坐在前排,我为什么坐在后排呢?嗯.......可能想让我看见所有人的后背吧。也许我是最后一个人了,不及细想,又来了一个朋友,屁股还没沾凳子,就跐溜一下滑了下来,吓得我心里一惊,这是要干啥?难不成她嫌凳子不舒服要躺着?这么任性。
  说时迟那时快,她的父母跟她说再见的同时她已经从凳子上飞了过去拽住妈妈的手。大声哭喊,用尽全身所有的力气往下坠,活生生的把她妈的胳膊拽的离地面只有半个小腿那么高。当然了这种母女情深的戏码通常都上演不了太久。她妈妈的表情异常痛苦和不舍,仿佛下一秒所有的皱纹就要变成一张蜘蛛网从空气中向整个教室飘来。可还是小孩子输掉了,在老师的帮助下,她的妈妈遗憾的离开了教室,来不及啊再看她妈妈一眼,来不及再看这个哭泣的女孩,头发梳的一丝不苟,头发整齐的从中间分开,整齐的梳着两个羊角辫。
         教室外的草地好绿啊,好像一片绿色的海洋,每次下课都是我们最开心的时候,把自己的腿踩进这块绿草地,夏天的土松松软软的真舒服。除了这块绿草地我们更喜欢玩教室门前的铁摇篮,可以两个人面对面的坐着,一个人在下面推着,推一下就可以飞的很高很高,但是有天我们正玩的开心,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有人喊有人摔流血了,有人磕了头。一向严厉的老师抱起他就冲向了医务室,几个老师帮他涂了碘酒消毒包扎之后就送回家了。
                                                                                                                           出门了,回来有空再更新。
新浪微博登陆

该用户从未签到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关于我们|广告业务|写手之家 ( 湘ICP备17024436号 )

湫 43080202000239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