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手这家公众号
timg.jpg
作家张平,现任民盟中央副主席,2008年至2013年担任山西省副省长。

时隔十余年推出反腐新作;曾任山西省副省长,与很多“山西塌方式腐败”中落马官员是同事

【对话人物】 民盟中央副主席、作家张平

【对话动机】 曾任山西省副省长的作家张平时隔十四年推出反腐长篇小说,讲述腐败对于落马官员家庭的破坏。

十几年前,作家张平因《天网》《十面埋伏》《抉择》《国家干部》等反腐小说而被公众所熟知。

时隔十四年后,张平携新作归来。近日,他的最新反腐长篇小说《重新生活》由作家出版社出版。小说讲述了延门市委书记魏宏刚因贪腐落马后,其家人和亲属的生活从曾经的光环笼罩到坠入深渊,而后又重新融入社会、振作开始的故事。

张平的另一身份是一名副部级官员。他于2008年至2013年担任山西省副省长,现任民盟中央副主席。

十八大以来,山西被形容为“塌方式腐败”重灾区,很多落马官员张平都认识,很多还是他的同事和以前的领导。

他坦言,“让我感到震惊的是,这些同事落马前,很少能察觉到他们与平时的言行有什么差别和不同”。

【谈写作】

灵感都是活生生的故事和人物

新京报:这部小说是你搁笔十余年后的新作品。你从什么时候开始构思这部作品?期间做了哪些准备?

张平:其实这部小说的构思在七八年前就有了。家庭和亲属是每个落马官员绕不过去的一道坎,当这些官员沉陷时,他们的家庭也会一同沉陷。

十八大以来,反腐败斗争席卷全国,声势、规模、手段、力度,均前所未有。有个词语用在这里很合适,“迅雷不及掩耳”。可以说,很多腐败干部在被突然立案审查时,几乎没有任何心理准备。即使有,当纪检监察人员突然出现在眼前时,脑子里也同样一片茫然,一片空白。因为他们从来没想象过,也不敢想象、不愿想象像自己这样的领导干部会从万众仰慕的人上人,顷刻间沦为万人唾骂的阶下囚。宁可心存侥幸,同类相比,也不愿有什么负罪感。

山西是腐败重灾区,被称为“塌方式腐败”。随着一个个官员的落马,许多家庭瞬间解体,各种各样的人生悲剧随着一个人的倒掉而频频发生。其实包括他们的家属,同样没有任何心理准备。在日常生活中,更多的时候,他们都会在自己的孩子和亲人面前,始终表现出一副正气凛然、刚正廉洁的形象。

因此一旦当他们出事时,受到打击最大的往往是他们的孩子和亲人。除了精神上的打击和垮塌,他们还必须在极短时间内去承受和适应普通老百姓那样的生活。

但平日里他们已经十分习惯了与老百姓有着天壤之别的生活,是一个无忧无虑的“上层社会”的“上层生活”。普通老百姓日常生活的艰辛困苦,对他们来说就像一个超级“黑洞”。这其中的巨大反差,对他们来说陌生而又恐惧。从不适应到适应,往往是一个十分惨烈的过程。

这些对小说家来说,应该是一个全新的领域;对所有在任官员来说,也希望是一个重要警示,一个严正提醒。灵感都是日常生活中一些活生生的故事和人物,素材俯拾皆是,再加上自己的一些思考和积累,并没有刻意准备。

【谈山西塌方式腐败】

很多山西落马官员是我的同事

新京报:你在山西任职时,有过这样的经历吗?

张平:我在任副省长前,就有人告诫过我,当了领导,你就很难能听到真话了。几年下来,觉得这确实是领导干部中的一个通病。有的干部终生都在为提拔升职而处心积虑,平日里高高在上,颐指气使,对民间疾苦毫无感觉也毫不知情。长年当领导,往往自觉高人一等,必然与老百姓渐行渐远。

一个权高位重的领导干部,下去考察调研也好,检查督促也好,通常得到的信息和情况往往都是最好的、最圆满的,当然也是领导最希望看到的和最终要达到的目标与结果。如果你不加甄别,不做思考,就很容易被迷惑被蒙蔽。时间长了,会让你对很多问题和情况做出偏颇甚至完全相反的判断,这些虚假信息往往会让你做出错误决策。

而那些敢于说真话、实事求是的干部,反倒会让你觉得不高兴不满意不喜欢,甚至很扎眼很厌烦。于是,说真话干实事的干部就越来越少,说假话说空话说奉承话的干部就越来越多。你想要什么,下面就能给你提供什么。你想要哪方面的做法经验,下面就能给你找出哪方面的典型和标杆。会让你觉得处处艳阳高照,莺歌燕舞,而那些真正需要解决的困难、矛盾和问题,你就很难碰到很难发现了。在基层工作处处都能看到的问题,当了领导干部后,反而很少再能看到了。

这个问题不彻底解决,失职渎职、高高在上,玩忽职守以至腐败奢靡行为也很难得到彻底解决。

新京报:2015年你接受新京报采访时曾谈及这部正在创作的小说。它在现实中有原型吗?

张平:说实话,这部作品,还真没有直接的原型。因为现实生活中这样的人和事举不胜举,俯拾皆是。还需要找什么原型?平时耳朵都听出茧子了,只要你想写,尽可随手拈来。

新京报:你如何理解贪腐文化对社会的冲击?如何消除这种影响?

张平:腐败侵蚀的是人心,侵蚀的是人的道德、思想和人的行为准则,侵蚀的是一个国家和民族的文化精髓。

当贪腐成为一种文化存在时,必然会成为一个国家、民族精神的沉疴和桎梏,要清除它,须付出更沉重的代价,更持久的岁月,更惨痛的努力。

它危害的绝不仅仅是下一代、下几代,一定会更长久。我以前说过,一个池塘里钓出一两条大鱼,那是鱼太贪吃了。假如一个池塘死了一片一片的鱼,那可能就是水质有问题了。

道德和文化重建是重要的因素,但关键还是制度的健全和建设。如何巩固反腐倡廉的成果,如何让反腐永远在路上,最终成败还是靠制度。只有刮骨疗毒、壮士断腕、全民反腐、制度反腐,才有可能让大面积腐败行为得到有效根治。所以重拳反腐,功德无量;重整纲纪,国之大幸。

新京报:在山西任职的经历有没有给你这部小说的创作带来震动?之间有关系吗?

张平:当然有关系,而且有十分深刻的关系。在现实生活中,别说市委书记了,就是县委书记、镇党委书记也是一个很大的官员。老百姓想见到他们,想给他们认真地反映情况和表达诉求,真的非常不容易。如果你没有这样的任职经历,很可能对这样的一个干部群体一无所知,甚至会感到十分神秘。

十八大以来,山西被形容为“塌方式腐败”重灾区,山西籍落马的腐败官员居全国之首。说实话,我对山西这些落马的官员不仅认识,很多都还是同事,还有不少是自己以前的领导。除了那些省部级领导,还有几十位厅级市级的领导干部。

他们每个人都曾是一个活生生的个体,我至今还记得他们的名字,记得他们的言行举止。事实上每一个落马官员的背后,都有着一个与众不同的活生生的事例和经历。

特别让我感到震惊的是,这些同事落马前,很少能察觉到他们与平时的言行有什么差别和不同。是隐蔽得太深了,还是人性本就如此?或者我们看到的永远都只是虚假的一面,而真实的一面即使是他们的亲人和孩子也很难看得清楚。

我想也正是腐败的艰巨性和复杂性,对文学创作来说,恰恰体现了作品的丰富性和鲜活性。

【谈反腐成绩】

由乱转治,变化是显而易见的

新京报:经历十八大反腐后,山西政治生态由“乱”转“治”,你如何看待这种变化?

张平:由乱转治,变化是显而易见的。在零容忍、全覆盖、无死角、无盲区、无禁区、重拳反腐形势下,各行各业,上上下下,不论是作风还是言行,都有了明显进步。

但反腐不是一蹴而就,更不是一劳永逸。这些年,由于网络媒体的发达,由于一些言论的误导,人们对政治生活、社会生活和物质生活的诉求也越来越理想化。对于反腐倡廉也一样,好像今天打倒贪官,明天就能沧海桑田、乾坤翻转。

事实上一个区域查处一个贪官,要让整个区域的社会生态和政治生态恢复平衡,让一切都好转起来,将会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就像我们的水质一旦被污染,环境本身的自净能力会变得很弱,要让水质重新还原,不仅需要付出高昂的代价和成本,还需要很长的时间。

当贪腐者及其亲属家人褪下光环,融入普通生活时,他们所面对的生活,则是千千万万普通百姓都在生活着的生活。他们的重新生活,让他们看到了、了解了即将面临的真正的百姓生活。

他们必须在极短的时间内适应和承受这样的生活,除此之外,别无选择。尽管这样的生活极其艰难,但当他们融入到这种生活时,就等于与人民群众融合在了一起。清除腐败之后的生活让人们充满期待,人民的期待,也就成了他们的期待。春天的脚步虽然有点蹒跚迟缓,但春天的到来,谁也无法阻挡,因为这是人民的期待,是光明的期待。

新京报记者 何强

TA的其他文章
新浪微博登陆
分享到 :
0 人收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关于我们|广告业务|写手之家 ( 湘ICP备17024436号 )

湫 43080202000239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