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掌声送别常宝华

2018-9-11 20:31
1290
写手这家公众号
9月11日上午,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常宝华追悼会在八宝山举行。
早上7时35分左右,载着常宝华灵柩的灵车缓缓驶入,常宝华长孙常远手捧爷爷的遗像,神情悲痛。覆着党旗的灵柩被护送进入礼堂。众多前来吊唁的亲友、徒弟、曲艺界同行、晚辈和热爱常宝华的普通群众,也都相继来到现场。追悼会最后,所有家属、徒弟、晚辈鞠躬致礼,并长时间鼓掌和齐声高喊“一路走好”,用演员心中最珍惜的掌声,送别一代相声大师。
长孙常远陪伴爷爷最后时光
9月7日,相声表演艺术家常宝华在京去世,享年88岁。随后,常宝华先生的长孙常远工作室发布讣告,透露常宝华临终之时神态安详,宛若熟睡。今日追悼会现场,也是常远所在的开心麻花公司的工作人员负责现场维持秩序,而常远则作为家属代表一直在迎来送往,其神情憔悴哀伤,两眼红肿。
常远由于出身相声世家,喜剧天赋非常出色, 4岁就登上了舞台;7岁时,就和爷爷常宝华一起在1988年央视春节联欢晚会上表演了相声《对话趣谈》,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但常远小时候却因为爷爷的严格教育而感到巨大的压力,曾经一听要跟爷爷去演出就失眠。上了曲艺学校后,常远又遭遇了几次被当众批评的经历,曾经与爷爷疏远过。但随着常远的长大成熟,他和爷爷的感情更加深厚了。
2015年,常宝华从艺80周年之际,常远还精心策划和筹备了一场老中青三代人相声汇报演出。《欢乐喜剧人》最后一期播出时,常远还表示想请爷爷一起上台,再说段相声,“演得好不好,我都得演,要不我一辈子都过不去这个坎。”
常宝华最后住院的一段时间,常远经常去探望爷爷。常宝华知道孙子很忙,总是对常远说:“你忙去吧!”但即便是在常宝华已经不太能认清人的弥留之际,每次看到常远,都会露出欣慰的笑容。
大徒弟侯耀华悲痛悼念恩师
常宝华门下有侯耀华、牛群、赵福玉、包常春、杨鲁平、杨子春、刘国建、陈峰宁、高洪胜,台湾的冯翊纲和宋少卿、阿丁、刁伟国等徒弟,其中侯耀华虽然入门最晚,但年龄最大,而且与常宝华认识的时间最长,被常宝华认为是门下大弟子。今天现场,作为常宝华大弟子出现在现场的侯耀华,神情悲痛地告诉记者,他这些日子已经咽喉上火、说不出话来了。
2009年,79岁的常宝华收下63岁的侯耀华作为关门弟子。侯常两家是世交,颇有渊源。按照相声谱系,侯宝林和常宝华两人同为第六代“宝字辈”演员,侯宝林师从朱阔泉,而常宝华则师从相声大师马三立。当年常宝华结婚时,去接亲的是侯耀华的母亲。常宝华家中有兄弟六个,而他排行老四,所以侯耀华、侯跃文两兄弟都管常宝华叫“四爹”。尤其侯耀华刚出生时,由于自己母亲的奶水不太好,他还吃过常宝华二嫂的奶水,所以两家的关系不是一般的好。但侯宝林在世时,其实并不主张侯耀华、侯跃文两兄弟学相声,所以哥俩一直都没有拜过师傅。后来侯跃文能成为相声名家,都是年轻时偷着学的;而侯耀华则成了杂家,说过相声、演过小品、拍过电影电视剧、还当过主持人。很多人都说侯耀华算不上真正的相声演员,但因为拜师常宝华,侯耀华也正式成为了相声门里人。所以侯耀华对常宝华的感情非同一般,常宝华的离世也让他非常难过悲伤。
徐德亮追忆常宝华难忘往事
9月11日上午,徐德亮也到追悼会现场送别常宝华先生。他说:“常宝华先生是相声的历史宝库和活教材,不仅因为他自己的传统节目非常扎实,而且常家从常宝华的父亲到常宝华的大哥二哥三哥和排行老四的他自己,可以说是半部相声史。他从小在启明茶社学徒,受那些老前辈的熏陶和影响很深。有一次我和王文林去找他,他和我们聊启明茶社的往事,聊了四个多小时都没聊完。中午还请我们吃的炸酱面。这个珍贵的录音,我还保存着,里面有很多不为人知的史料。”
在徐德亮心中,常宝华非常注重对相声艺术的去其糟粕,取其精华。“很多传统相声,我们小时候都不让说,老先生们自己也不说。但后来我听过常宝华先生晚年和赵世忠先生在相声俱乐部说的传统相声,没有任何乱七八糟的东西,照样能赢得观众很干净的笑声,让我大开眼界。还有一次,我们听一对年轻演员排练一个传统相声节目,里面有一段演员模仿外地口音的‘包袱’,这是相声中很常见的。但常宝华听了之后,就批评说‘这是当年城里人讽刺挖苦外地人、农村人的内容’,让我听了很受启发。”
徐德亮告诉记者,常先生还非常注重创作,这在相声演员中很少见的。“他1959年创作的相声《昨天》,即便现在看来也非常非常牛。所以当时录音的时候,是侯宝林先生捧哏,常宝华逗哏。这个相声,当年周总理都给过修改意见,老舍还曾写过对其的评论。常先生曾跟我讲过,这个相声他特地使用了话剧的手法,包括人物的内心,还有‘闪回’,都是话剧的创作技巧。他的很多徒弟也都非常注重创作,是相声里的创作。”
徐德亮说:“常先生还特别注重提携后进,我们所有的年轻人去找他学,无论是他自个儿的孙子外孙子、徒弟徒孙,还是像我们这种跟他没什么关系的晚辈,他都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毫不保守,没有派系门户思想。用他自己的话来说,他永远‘以一个解放军战士的标准来要求自己,一切都要为相声服务。’ 他还非常幽默,我见到他,管他叫‘常老’。他说‘不要叫常老,叫老常。’我说这哪儿行,您都八十了,我才三十多。他说:‘谁八十啊,我才四十!公岁四十!’因为公岁不就是乘以二嘛!这是一个包袱。类似这样的事儿很多,他不拿自己当成是老前辈。他就把自己当作是忠诚一兵。”
最让徐德亮敬佩的,是常老还特别敢于明确地表达自己的观点,这在大家都说“好好好”的风气中很少见。“当年马季说:‘我爱相声,但是我不喜欢这支队伍。’这话一出,很多相声演员都对他有意见,认为他靠相声吃饭还骂相声。但有一次常宝华在一个公开场合见着马季了,就问马季:‘人家说,你说自己爱相声,但是不喜欢这支队伍。这话是你说的吗?’马季当时听了一愣,以为常宝华作为长辈来问罪了。结果常宝华当着大家,拉着马季的手说:‘你说的太对了!我一直就是这个看法。’所以常先生为了维护真理,是不怕得罪人的,这也是他的一个优点。”
TA的其他文章
新浪微博登陆
分享到 :
0 人收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关于我们|广告业务|写手之家 ( 湘ICP备17024436号 )

湫 43080202000239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