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手这家公众号

五百多万字的一本小说写完了,真的有很多、很多话想要对大家说。

相信你们每个人看到这样的结尾心中都有酸楚。而事实上,心中最舍不得、最酸楚的就要算我了吧。所以,诸位如果有闲,不妨把这篇后记看完。

事实上,在过去两年多的时间里,一直有很多事情想要告诉你们,却又怕影响了你们的阅读体验,所以一直积累到现在,就容小唐抒发一番,也算为龙王做一份了结,给未来寻一片希望。

我是一九八一年生人,我经常为了谦逊而自称小唐,可是,小唐真的不小了,今年的我,已经是三十七周岁。

只是,我从未想到过,我的中年危机会来的如此之早。

如果大家有在网上看书,就会发现,我们的日更新量,从每天六千字,减少到了每天五千字。甚至连原本每周一的三更也没有了。

有很多书友们怨我、骂我、嘲讽我,我其实都知道。

我没有解释,因为无论什么样的理由,对你们来说其实都是客观原因。确实减少了更新,所有的责问,我接受,我默默的承受。

从二零零四年写书到现在,整整十四年了,十四年来,我每天更新,从未断更。

我曾经想到过,在未来这些不断更的岁月之中,我有可能会遇到各种艰难,我也认为自己足够坚强,能够面对一切,就是能忍所不能,我就是不断更。在文学圈内混,我小唐就是凭借着靠谱二字!

可是,我却没想到,我这辈子竟然还能遇到这么难的事情。

我没记错的话,龙王是从二零一六年的年初开始的。

那个时候,其实是我刚刚复活过来的时候。

因为,在二零一五年,我身边发生了两件对我来说影响巨大的事情。

十月,我奶奶肺栓塞转脑梗,从原本一个精明的老太太一夜之间突然失去了意识、失去了语言的能力,半身不遂躺在病床上。

十一月底,我深爱着的妻子,《光之子》中的木子,《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中的李木子,查出乳腺癌,而且是最严重的三阴型乳腺癌。

timg.jpg

对我来说,这是天塌地陷一般。我拼尽全力,才让自己能够勇敢的去面对。

奶奶的半身不遂已经不可逆转,但在我的印象中,乳腺癌是可以治愈的。

带着老婆,在北京最好的医院第一时间做了手术,切除了肿瘤。

那段时间我的生活很黑暗,连续两周,每天瘦一斤,从八十五公斤掉到了七十八公斤体重。

直到有一天,当我的双手放在键盘上,沉浸在故事的世界中,才能让我暂时脱离痛苦。

也直到那时,我才知道,我是这么的热爱写作。十四年的坚持,都是因为这份热爱而来。

手术很成功,之后妻子化疗四次,一切似乎都已经过去了,而我也觉得,我似乎可以否极泰来了。一六年初,终于开始了龙王传说。

在那个时候,其实今天你们看到的这个结尾,我就已经想好了。

无论是最后的永冻冰封,还是斗罗大陆四的简介一万年后、冰化了,都在那个时候就已经构思完成。

作家的故事,一定会受到生活上的影响,我也是。所以才有了我的第二部都市小说《拥抱谎言拥抱你》和龙王的悲剧结尾。

但是,我相信风雨之后一定会见彩虹,所以,在我的悲剧结束时,我都会留有希望,也终将把这份希望带回来。所以才有了今年即将出版的《拥抱谎言拥抱你》姐妹篇《曾经江楠今安在》,才会有未来的斗罗四。

只是,在那个时候,我真的万万没有想到,我的磨难竟然还只是刚刚开始,一切都还没有结束。

坦白说,写到这里,我突然不想写下去了,因为我真的不愿意回忆这两年多来经历的一切。可是,我停顿了许久之后,还是决定写出来。

因为我想告诉你们,我并不是因为懒惰而减少了写作量,而是真的因为,太苦了,我的心太苦了。

同时我要因此而由衷的感谢你们,如果不是因为惦念着你们,别说写书,或许早在那最痛苦的时候,我已经跳下天台。

是你们让我有勇气活下来,有勇气继续写下去,是你们让我做到了遇到事,依旧勇往直前。

就像墨蓝对唐舞麟说的,勇敢!

勇敢!多么简单的两个字啊!可是,这两个字,我直到三十七岁才真正明白其中蕴含着怎样的含义,又蕴含着怎样强大的力量。

二零一六年,我渐渐缓了过来,龙王成绩斐然,得到了大家的支持,辉煌再次向我招手,亦如重建的史莱克新城。

我内心的锋锐重新磨砺而出,信心十足、努力向前。

我意气风发,不只是想要做一名作家,甚至野心勃勃的想要成为上市公司的老板。

一年来,披荆斩棘,勇往直前,一切向好。

直到十二月,直到那一天。

木子手术后的第二次复查。

淋巴多发性转移、胸骨转移、肝转移。

我问医生,肝转移能治么?

医生说,三阴乳腺癌,没有靶向药,只能化疗,肝转移,平均,一年半……

一年半……、一年半……

天塌地陷!

我体会到了什么叫做躺在床上,泪水横流。

我是一个摩羯座,内心并不强大的摩羯座,外表的坚强都是为了掩饰内心的脆弱。

我是一名多愁善感的作家,我擅长于联想与构思,擅长创造与思索。

可是,在这一刻,这所有的一切都成为了我的缺陷,因为,在那时、那刻,我内心中联想到的,都是如果她离开,我会怎样。

我发现,如果她离开,我将没有我自己。

她十六岁做我的女友,那时,我十八岁。

一路走来,二十年了。

我知道,我不可能再向爱她那样再爱上任何一个女人,因为,我没办法重活。

不可能再有人能够像她那样,陪我走过少年、青年、中年,这人生中最重要的二十年。

她有点笨,也有点傻,没什么本事,甚至生活能力都不强,离了我,我都觉得她没法在社会上生存。

可我就是爱她,就像唐舞麟为了古月娜可以付出生命一样,我也可以!如果能用我的命换她的,我愿意啊!

可是,上天能给我这样的机会么?

我们终究生活在现实世界中,而不是玄幻小说里。

我终究没有雅莉的治疗术,也没有复活的本事。

我该怎么办?那时候我就问自己,我该怎么办。

一年半,留给我的,很可能只有一年半的时间了。

而在那个时候,糖糖七岁半,麟麟才只有四岁半。

我曾经在一章龙王的网络更新中写过,对我来说,这段时间真的是太难了。但我没有说是因为什么,因为我不想把痛苦也带给你们。我想要通过小说传递给你们的是快乐而不是痛苦。

在那时,我能做什么?我能做的,就只有咬紧牙关,寻找救她的方法啊!

只要能救她,哪怕倾家荡产我也愿意。

为此,我甚至无所不用其极。

从那时候开始,我开始每天给西藏的寺庙捐钱,努力去做“日行一善”这四个字。

从那时候开始,我开始初一、十五吃素,开始每个月农历十五放生两万条生命。

为贫困山区,我捐了十辆救护车。

为贫困山区,我捐助两所学校。

只要在朋友圈看到谁需要帮助,我都立刻捐款捐物。

我请活佛为她念经祈福。

我请上师为她火供超度冤情债主。

我顾不上去问问她的治疗医院,她这么严重的高危情况,半年才复查一次,肿瘤医院都是三个月就复查,以至于转移到肝脏,也顾不得去怪她的主治医生为什么连她的情况都不了解。

那时候,我只是希望能够找到一个救她的办法。

那时候的我,心已经乱了,我在第一时间联系了美国和日本的中介,试图寻找全世界最好的医院去为她治疗。

可是,问了一圈下来,她这种类型,哪怕是在美国和日本,也没有更好的药物,只能化疗。

日本更近,我带她去了。日本医生对我说,她这种情况,在日本平均能活三年。

三年比一年半,多一年半。

这样简单的数学在那个时候对我来说却是一份惊喜!

哪怕是多活一天,我也愿意不辞辛劳啊!

于是,在一七年的一月,我带着她远渡重洋,去了日本,在东京的一家医院开始治疗。

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才知道,人生最大的痛苦是分别。

在日本二十天,回国十天,这是我们在去年大部分时间的生活状态。

可是,在这种状态下,每一次的离开,都要和父母分别,都要和孩子们分别啊!

每次临走前,岳母搂着我们泣不成声的样子,我怎能不心如刀割?

麟麟还小,还不太懂事。可糖糖已经大了些,已经明白了一些。

我至今还清楚的记得,有一次,我们在去日本的前夜,糖糖说什么都不肯睡觉。我甚至有些生气,质问她,为什么不肯睡?

糖糖当时的一句话,至今想起,依旧会让我泪流满面。

她对我说她怕第二天早上醒来就见不到妈妈了。

那一夜,我和老婆,抱头痛哭。

我们答应糖糖,第二天早上,赶早班机之前,一定叫醒她。

而那个时间,在五点半。

而第二天早上,糖糖双眼红肿着,四点半就自己醒了过来,一直哭着送我们走。

这就是分别,而这样的分别,我们整整经历了十个月,经历了无数次。

而这样的我,能继续让龙王不断更,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来的……

化疗,紫杉醇,三个月,第一次复查。肝脏上病灶小了五分之三,大好消息。

我大喜过望,带老婆去欧洲旅游,那时候的我,只是想着要少留遗憾,只要她身体状况允许,我就带她去那些没去过的地方,给她一切都是最好的。

化疗,紫杉醇,六个月,耐药。肝上病灶从一个变成五个。

我站在日本租住公寓的三十八层阳台,第一次想要一跃而下。

郎永淳对我说过,兄弟,咱们遇到事、不怕事。

这句话给了我莫大的勇气。

可是,在那一刻,我想到的只是解脱,是糖糖打来的视频,让我咬紧牙关走了回来。

八月份,换药艾日布林,这个药很贵,国内还没有。

两个月复查,大部分病灶再次消失,大喜。

带老婆和糖糖、麟麟去了马尔代夫。

那时候,我也不知道未来会如何,只想带她好好玩玩。

十月,艾日布林第二次复查,耐药,肝上弥漫性病灶大面积覆盖,转氨酶高十倍。

肿胀的肝脏顶住胃部,让她有了不适。

我第二次站在了三十八层的天台,那时候我感到的是,绝望!

日本医生对我们说,在日本,是不可能给我们使用试验药的。继续下去,可能只能用安慰剂,已经没有几种药物可以用了,建议我们回国去治疗。

日本是个严谨的国家,也可以说是死板,我们终究只是外国人,终究是二等公民,不,我们连公民都不是,只是有能力支付现金的外人。

两次的过山车,让我心力交瘁。

在第一次想从天台上跳下的时候,我的手臂上长了脂肪瘤,第二次的时候,体检查出多发性胆囊息肉,还有一个大一点的,说疑似肿瘤。直到后来做了CT,说应该不是。

回国,我开始联系美国,带着全家都办了美国的签证。

美国不像日本,它有着最先进的科技,但也有着最远的距离。

当时我完全不知道,如果我们去了美国,是否还能活着回来。

可是,时间不等人。

而就在这个时候,十一月,在病榻上缠绵两年,只能用鼻管为生的奶奶,走了。

身为长孙,我怎能不送奶奶离去?

在送葬的那天,我向奶奶祈祷。

奶奶您受苦了,而身为孙子的我,因为带妻子在国外看病,看望您的次数少了,我对不起您。可是,为了您的重孙子、重孙女,请保佑您的孙媳妇吧,孩子不能没有妈妈。

当天,接到暂时的好消息,新换的化疗药卡培他滨有效,妻子情况暂时稳定住了,肝脏转氨酶指标下降了一些,给我们争取到了时间。

而也就在那个时候,让我遇到了人生中的贵人,Y博士。

他是一位美籍科学家,曾经在美国最大的药厂做亚洲区研发总监,他是我所认识的人之中,拥有学位最多的,他是中国第一个在世界性权威医学杂志发表论文的。

是一位好朋友介绍了他给我认识。Y博士是多年前为了我国的癌症研究而回国的。回来一边做研究,一边在医学院当教授,带研究生。

他研究的一种癌症疫苗,是当今世界上最先进的治疗肿瘤方向,免疫类治疗。

当时的我,已经是病急乱投医,只要是有可能有效的,我都想要带老婆试试。

于是,我们找到了他。他询问了情况之后,告诉我,他的研究是实验性的,按照目前国际最先进的理念,免疫疗法还是有机会的。

但是,针对于我老婆的类型,还没有任何被批准的免疫类药物。

Y博士帮我分析了美国的一些实验性药物治疗方式,在综合了他的意见和美国中介给予的意见情况,我们最终决定,留在国内治疗。

因为哪怕去美国,也没有更好的治疗方法。

而留在国内,我们也可以使用一些从美国采购回来的药物,而且,至少不用再分别。

我们选了一家私立医院,在C博士作为主治医化疗的同时,尝试了免疫类治疗。

两个月复查,病灶减少百分之九十。

当时这个结果,连私立医院主治医的C博士都觉得不可思议,我们也同样如此。

可是,坐过了太多的过山车,我们已经不敢相信这一切,唯恐下一次的复查就重蹈覆辙。

又两个月,病灶再次减少百分之五,整体也只剩下从日本回来时候的百分之五。可是,并没有像Y博士说的那样,有治愈的可能。

再两个月,也就是今年的五月,第三次复查。

肝脏上病灶全部消失……

在那一刻,我忍不住扑上去,紧紧的抱住了我的岳母,抱头痛哭。

从复发到肝脏上病灶全部消失,经历了正好是一年半,也就是当初主治医说的平均存活时间。

虽然后来查出胸椎可能还有病灶,可至少肝脏上病灶消失了。就意味着她能活的更久。

对我们来说,妻子每多活一天都是赚的,她是那么的勇敢,哪怕是在日本主治医当面对她说,可能明年的今天我就见不到你的时候,她依旧没有怯懦。唯有在提起孩子的时候才会流下泪水。

我简化了许多这一年半来发生的事情。

而这一年半,我往返了日本十次,两次站上天台,陪她先后去了日本、法国、瑞士、马尔代夫、普吉岛、香港、澳门。

也是在这一年半,我成为了中宣部评选出的全国四个一批人才,成为了中国作协主席团委员,成为了网络作家第一位全国政协委员。

更是在这一年半,我写完了龙王传说。全部,二十八本。

在完稿的那一刻,我首先想要对你们说的是,我很勇敢。

真的,我终于可以说,自己是一个勇敢的男人了。

尽管,一年半以来,我的两鬓已经满是白发。

我成长了、我也老了。但我可以骄傲的说一声,唐家三少,依旧没有断更。

在承受了如此之多中年危机的情况下,再把老婆从死亡线上至少是暂时拉回来的情况下,我还没断更。

只是勇敢么?不!更重要的是因为你们。

妻子是我的家人,你们也是。

那时候,在最艰难的时刻,支持我写下去的动力,就是因为我会想到,我不能为了一个家人而放弃了整个家庭。

所以,我扛过来了。

我深信,咱们唐门只要有我,就有荣耀,就有光荣。

我们就是最强大的,我们就是整个网络文学界的第一!

只要我还在写,就没有人能超越我们!

因为有你们与我同在,因为你们爱我,所以,我会写下去。

所以,哪怕是永冻冰封,也不能阻止斗罗的延续!

不知不觉写了这么多。

你们的小唐、你们的三哥,真的经历了太多、太多。

真的好难啊!

就像古月娜的痛苦,就像唐舞麟的痛苦。

你们看到他们的苦,都来自于我心中。

我只是希望,真的会有否极泰来,一切的悲伤与痛苦都会离开,留给我们的,只有美好。

本文来自唐家三少微博,写于2018年8月24日。


TA的其他文章
新浪微博登陆
分享到 :
0 人收藏

1 个回复

倒序浏览
沙发
wtu  初级写手 | 2018-9-13 15:28:43
看完了,勇敢的三弟,你可以的!
新浪微博登陆

该用户从未签到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关于我们|广告业务|写手之家 ( 湘ICP备17024436号 )

湫 43080202000239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