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鱼珮

2018-11-5 07:18
1620
写手这家公众号
双鱼珮
敏之带敏敏到了一间屋子。
这间屋子高阔宽敞,屋顶金瓦,朱红色的墙,房梁上镶嵌着玳瑁。
到处悬挂着流苏门帘,许多漂亮的仆人站立四周,他们站在空气里,悄无声息。
敏之携着敏敏的手,走进屋子。
屋里阴沉沉的,光线从室外透过来,屋里到处是微小的光斑。
敏敏觉得这里是海底,不是凡尘了。
极远的地方,有一个卧塌,上面横卧着一人。
此人着黄袍,袍上绣金龙,金龙仿佛活了过来,眼睛转动,透过了敏敏的心。
龙人在海洋里休憩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寒哥哥跟她说过,这天地间,有凡人,鲛人,蛟人,龙人,和天人。
我们都是平等的,寒哥哥告诉他,每种人都在自己的地界,有自己的特长,谁也不会干涉谁。寒哥哥是天人。
“不过,”他说,有些悲伤,“有些人种,他们太贪婪了。”
韩哥哥的大眼睛,像一对紫宝石,水气淋淋,他有些难堪。
“凡人最贪婪。”他说,“天地最厚爱他们,天地按照他们的样子,用泥捏出了他们。泥啊,多么宝贵的魔土。”
寒哥哥从口袋里珍重地撮出一把泥土,这土散发腥气,黑乎乎的,地面到处都是。
“这是宝贝,妮妮”寒哥哥说,“我们海里要想得到这宝贝,我们得费好多劲,可陆地到处有,没人拿它当宝贝。”
“它宝贝在哪里?”
“在哪里?”寒哥哥气的乐了,“泥土什么都能变出来。无论花果树木,椒粱稻蔬,他们养活着陆人,陆人却不珍惜。”
“这些贪婪的凡人!”寒哥哥恨恨到,“他们竟然傻到来我们深海,寻求没用得鲛珠,笨死了!”
敏敏想,陆地这么多泥土,为什么他们践踏泥土,轻视泥土呢?
这人种不一样,想法也不也一样。
黄衣人坐了起来,他向敏之点头,示意他到跟前来。
敏之走过去,单膝下跪,仰着脸看着黄衣人,他的目光热切,可敏敏知道,敏之极力隐藏心理的厌恶。
黄衣人得手指摸到敏之脸上,他的手指欣长,温润如玉。
他的眼睛悲悯起来,落了一滴泪,看得敏敏悲伤起来。
“你和你母亲如此相像!”黄衣人说,“贺兰夫人是个那么美的妇人,她没有做错事,真可惜,这么消失了。”
“美丽是个错误,姨父。”
“美丽从来不是错误,敏儿”男人说,“你也这么美,像个女孩一样鲜颜,却像男儿一样勇猛。”
敏之没有说话,敏敏知道,敏之在生气。
“如今,一切都乱了。”男人说,“这个世界的人种,都太贪婪了。”
他低下头,沉思着,久久没有说话。
“您为了什么被禁锢?姨丈?”
“我?”男人惊慌起来了,“我们本是天人,为了什么被禁锢?为了爱情吧?”
“爱情?”敏之笑了起来,带着几分不屑,却笑得倾国倾城。
敏敏得心痛了起来,她细细分析心的什么地方痛,发现是心尖在痛,一抽一抽的,身体也不自在起来。
“凡人有爱情。”
“鲛人也有爱情。”
“鲛人得可不算爱情,他们不会为对方去死的。”
“天人有爱情吗?”
“天人更没有爱情,”男人说,“天人住在天上,我们太容易飞升了,怎么肯为了爱情停下脚步?”
敏之低了头,坐了下来。
屋中沉寂。
“哦!敏儿”男人忽然残酷到,“蛟人和龙人都没有爱情。”
他低低笑出来,笑声像困兽在哭,磨着牙齿,磕吃磕吃在哭泣。
“不!”敏之忽然道,“龙人有爱情,否则我的母亲为什么会离去?”
“你的母亲?”男人忽然有些兴奋,他说,“她奢想爱情,就嫁给了凡人,得到了凡人的爱情,这爱情,让她变成了凡人,失去了龙人的一切。”
“这世间,只有爱情让人老去,让人不再明丽。”男人又几分鄙夷,“你的母亲爱上凡人,凡人爱上了她,但是,凡人更爱名利权利,你的母亲是龙人,她这样美丽,她这样聪慧,所以,她成为凡人后,她想用美丽来征服我吧。必竟,我代表凡人最爱的至宝吧?名?钱?权?色?真是傻啊!只有凡人才这样笨吧?”
男人又躺下去,半晌没有说话。
敏敏觉得累了,鸿雁飞了进来,她的嘴巴,衔着一枚紫玉珮,递给敏敏。
鸿雁在哭,她告诉敏敏,寒哥哥把自己的眼珠变成了紫玉珮,送给了妮妮。
“寒哥哥到哪里去了?”
她惊慌地问。
“他和母老虎去了荷花经络的轮回了,他们要轮回成凡人,他们说,他们要相爱。”鸿雁说,“只有轮回成凡人,才会有爱情。”
屋中更静了,紫玉珮叮叮当当响着,敏敏的蛟气又出现了蜃楼。

IMG_20181025_211336.jpg (204.3 KB, 下载次数: 0)

IMG_20181025_211336.jpg
TA的其他文章
新浪微博登陆
分享到 :
0 人收藏
这家伙很懒,没有签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关于我们|广告业务|写手之家 ( 湘ICP备17024436号 )

湫 43080202000239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