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新觉罗·敏学:因为一个地瓜而被贬的皇室子弟

  2018-05-30 10:32

学的全名叫爱新觉罗.敏学,是正宗的清朝皇室子弟。

这些皇室子弟承荫祖宗俸禄,不愁吃不愁穿,每天也没什么事干,就喝喝小酒,提着只鸟笼逛逛街。如果不出什么事,这些人是能够安安乐乐过一生的。

很不巧,在嘉庆十三年的一个夏天,出了一件事,一件由一个地瓜引出的惊天动地的大事,成千上万皇室子弟的前途,就因为一个地瓜毁了。

那一天中午,天有点儿热,敏学在大栅栏的一个胡同口理了个头发,然后找了个酒馆喝了点小酒,酒足饭饱之后就醉酗酗地往家里走。在走到一个街口的时候,他发现路边摆了个烤地瓜的摊子,这种地瓜摊在北京城很普遍,起先敏学也没去留意,可在经过那个摊子的时候,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错了,脑子里灵光一现,烤地瓜不是在天冷的时候才有吗,怎么夏天也会出现烤地瓜?

敏学甩了甩醉酗酗的脑袋,乜斜了旁边的地瓜摊会儿,最后确定那地瓜肯定是假的,就摇摇晃晃地走上去,喝道,喂,老头儿,你干嘛卖假地瓜!

正在忙着烤地瓜的老大爷吃惊地看着他说,这位爷您是在说笑的吧,地瓜哪里会有假的?

敏学心想,我没种过地瓜总也是吃过的,什么时候大热天的也有烤地瓜了呢?分明是这老头儿诓我!在酒精的作用下,敏学打算跟这老头儿计较计较,于是说,拿一个我看看,究竟是真是假!

那老大爷拿了个地瓜递给他。敏学瓣开来一看,顿时就傻了,这地瓜居然是真的!

皇室子弟习惯了说一不二,要是此时让敏学承认这地瓜是真的,并向老大爷道歉说,我错了,你的地瓜是真的,他还真拉不下这脸。

敏学正满脑子的找台阶下时,那老大爷突然来了一句,爷您可看清楚了,这是真的地瓜吧?

敏学本来就找不到台阶下,被这一句话一顶,更让他觉得无地自容,一时间恼羞成怒,把地瓜扔在了地下,砸了个稀巴烂。

这下老大爷不干了,大吼着说,你干嘛砸坏我的地瓜,快赔给我?

敏学平时横行惯了,从没把谁放在眼里,冷笑道,赔给你?爷告诉你,地瓜在天冷的时候才有,你大夏天的卖烤地瓜,就算是真的,也不是好地瓜,爷砸了它,那是替天行道,为民作主!

老大爷平白无辜的让人砸了地瓜,还背了个卖假地瓜的罪名,自然是不依不饶,说你砸烂了我的地瓜也就算了,还无端污蔑于人,那就见官去吧,去衙门评个理儿!

敏学把牙一咬,见官?爷就是官!今儿个爷不但要砸你的摊子,还连你这老东西一块儿揍了!

说话间借着酒劲,火气一涌上来,就把那老大爷猛揍了一顿,直把他打趴在地下了为止。打了之后还觉得不解气,把那地摊也给掀了,哗啦啦一声,地瓜掉了一地。

这时候已围上来很多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有些有正义感的群众不忍见老大爷让人欺负,就偷偷地跑去报了官。

不出多久,官兵来了,见他把老爷子打趴在地上满地找牙,就要把敏学抓起来送官府。

敏学三下两下推开官兵,破口大骂道,一群没长眼的东西,知道爷是谁吗?今儿个你们要是敢把爷抓了,爷让你们后悔一辈子!

官差一看他这架势,也犯了嘀咕,想这货到底是何方神圣呢,竟敢如此嚣张?上上下下打量了他一番,见了除了一身的锦衣华服之外,并没发现什么特殊的配饰,估摸着可能是哪个地主家的纨绔子弟,当下不由分说,就把敏学抓去了官府。

说到这里,我略费些笔墨跟大家交代一下背景。在古代什么样的人穿什么样的衣服,什么身份的人配带什么样的饰物,都是有严格规定的。像敏学这种皇室子弟,用我们现在的话讲是皇二代,在当时称作是黄带子。

在皇太极的时候,规定凡是皇室的嫡系宗亲,腰间都要束一条黄色腰带,以示其身份的尊贵。比如从清太祖努尔哈赤算起,皇太极、塔克世、多尔衮等,都算是黄带子。稍微远一点的宗亲,像努尔哈赤的叔叔伯伯辈,或者塔克世、多尔衮的兄弟辈,就不能系黄带子了,只准系红带子,地位权势相对略低一些。

在这个规定刚出台的时候,黄带子并不多,也就百十个人,所以也给了这些人一些特权,比如杀了人不需要偿命,顶多去宗人府关几天。

可发展到后来,经过了几朝几代的发展繁衍,到了嘉庆皇帝的时候,黄带子已经有数万之众了,而且黄带子是世袭制,不管你有用没用,是不是泼皮无赖,只要身份条件符合,就能继承黄带子。如此一来,大清朝的街头就随处可见一些系着黄带子的,他们游手好闲,往往提只鸟笼,或者肩上站只秃鹫之类的,在街上横着走,谁要是躲闪不及,惹怒了黄带子们,杀了也白杀,反正他们不需要偿命。

交代完这个背景之后,我们再回到正题。那天敏学出门的时候,忘了系黄腰带了,他打了卖烤地瓜的大爷之后,官差没发现他的黄带子,所以就把他逮去了衙门。

到了衙门之后,负责此案的京城步兵统领很快就意识到,抓了此人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因为没隔多少时间,敏学的家人就赶到了,还把黄带子带了来,扔在步兵统领跟前,叫他睁大了狗眼看看这是什么东西。

步兵统领的官职并不算小,可见了这黄带子之后,还是吓得不轻。他心里很清楚这些黄带子虽然没实质的官衔,可那都是皇亲国戚,是杀了人不需要偿命的主儿,谁能得罪得起呢!

敏学见步兵统领的脸色变了,他就来劲了,将人家的八辈子祖宗一一点了遍名。骂完了之后还觉得不解气,还把人家衙门里面的兵器架、桌子椅子都掀翻了,临走时还把窗户也一并砸烂了。

从当时的制度上来讲,像敏学这种黄带子杀人都不需要偿命,你得罪了他,他只砸烂了你一些家什,已经算是客气了,没人会跟他计较,也没人敢跟他计较。可坏就坏在中国人有围观的习惯,在敏学被抓之后,街上那些闲得没事干的人,也跟着去衙内瞧热闹了,敏学骂人砸东西的时候,衙门外那是人山人海,密密匝匝地跟看戏一般。人家步兵统领好歹也是个官,而且是个武官,估计平时作福作威惯了,脾气也不怎么好,面对着如此多的围观群众,面子实在是下不来,一怒之下,把心一狠,叫来师爷说,老子咽不下这口气,你给老子写张状纸,老子要去皇上那里告他一状。

嘉庆皇帝的一生乏善可陈,唯一办的一件大事就是把和珅斩了。但是在对待敏学打人这件事上,嘉庆却是表现得十分的愤慨,接到步兵统领的状子之后,把桌子一拍,黑着脸说,把那敏学给我带来!

皇帝的表现让所有人都惊诧不已,因为系了黄带子就享有特权,这是祖宗定下来的规距,历朝历代以来这规距都不曾更改,难道真要在嘉庆这一朝改了吗?

那步兵统领原本只是想找个台阶下,也没奢望过皇帝真能把敏学怎么样,所以他根本就没想到皇帝居然会表现得如此愤怒,一时间也愣住了。

不出多久,敏学被禁军带入大殿,嘉庆黑着脸问,你知罪吗?

敏学在皇帝面前虽不敢再嚣张,但嘴皮子依然很硬,说我没罪。

嘉庆说,按祖宗的规距,你杀了人都不会有罪,打个人砸个东西确实没罪。可我告诉你,祖宗的规矩在我这里没用,今儿个我非好好的煞煞你这脾气!

说完之后,命人拉下去打四十棍。

这下全朝文武都傻了,嘉庆真要改祖制,真要拿黄带子下手了!

说到这里,就涉及到一个问题,嘉庆为什么要改祖制,拿黄带子下手呢?

这事说起来,也合该敏学倒霉。嘉庆皇帝其实早就对黄带子不满了,这些人整日价没事干,闲得发慌了提着只鸟笼到街上去寻事,横行霸道也就算了,出行的时候那架势比皇帝还大,谁要是不给他们腾出条道来,他们就喊,别惹爷生气啊,爷好久没杀过人了!搞得街上的老百姓见了系黄腰带的过来,跟见了鬼似的,避之唯恐不及。

如此无法无天,要是不惩治一下,还谈什么社会治安呢?只是嘉庆没找着一个合适的机会,见到步兵统领的状子后,嘉庆就下决心了,就拿这个敏学开刀,彻彻底底地把那些黄带子捋一遍。

敏学挨了四十军棍之后,终于把他打明白了,皇帝是要动真格的了。当再次被拖入殿内,嘉庆再次问他知罪否时,敏学老老实实地说,知罪了。

但是,令敏学不曾想到的是,嘉庆并不只是想打他一人,而是要打一片人。只听嘉庆冷笑一声,知罪了就好。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发配你去盛京,永世不得再入京城。

听嘉庆说完这句话后,敏学彻底懵了,这时候他才知道,后果有多么的严重。盛京是什么地方?那是距北京还要往北的沈阳,而且是在沈阳的郊区,是清朝历代皇帝死了要去长眠的地方,发配去盛京,相当于让他们去守皇陵了。

嘉庆下了这道旨意之后,不光敏学吓懵了,连文武百官都懵了,让黄带子去盛京守皇陵,而且永生不得再入京城,这判得是不是有点太严重了?

当时刑部尚书秦承恩就提出了反对意见,而且还想为敏学开脱,说黄带子的特权是祖宗给的,敏学只是打砸了些东西,不至于到发配盛京的地步吧?

嘉庆眯着眼看了秦承恩一眼,说你可是收了他们的好处?

此话一出,直把秦承恩吓出了一身的冷汗,哆哆嗦嗦的不敢再说话了。嘉庆哼的一声又说,我知道你收了他们的好处,你这个刑部尚书也别干了,回家种地瓜去吧。直接就把秦承恩的官职撤了。

如此一来,朝廷上下谁也不敢再有异议,嘉庆再无顾虑,着令宗人府排查有不良纪录的黄带子,凡是查出有侵民害民、横行霸道的黄带子,一律随敏学发配盛京。

结果一查就查出了七十余户,这七十多户黄带子就这样拖家带口,随着敏学集体去了盛京。

那一次由一个地瓜引起的事件,虽说没把不良黄带子全部清理干净,但却把黄带子的威风给灭了,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渐渐地退出历史的舞台。

萧盛原创作品,版权所有,禁止转载。

E N D


感谢您阅读萧盛个人博客的文章,您也可以扫一扫下面的二维码,关注萧盛的公众号。

你好,游客!(点击更改信息)

您的电子邮件不会被公布,带*为必填。


  •   正在提交中,请稍候...
      评论提交成功
    回复 的评论,点击取消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