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福:史上第一个敢假冒皇帝骗吃骗喝的人

  2018-06-15 15:43

这世上有很多骗子,骗术五花八门,不胜枚举,但敢假冒皇帝,在地方上骗吃骗喝的,翻遍史上也找出不两例来,因为假冒皇帝可不是闹着玩的,这是要诛九族的。即便是你活腻了,想在临死之前想疯狂一把,那也不能提着全族人的脑袋去玩吧。

可在清光绪年间,就有这么一个人,因为贪财,任是想出了这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招术,四处招摇撞骗去了。

事情是这样的,1898年9月,一场由康有为发起的,光绪帝主导的戊戌变法失败了,慈禧太后发动政变,把光绪帝幽禁在了中南海的瀛台,造成了天下无帝的怪诞局面。

就在这事发生后的第二年,光绪皇帝竟然出现在了武昌的一所公馆里。

那所公馆是一位候补生的私人宅邸,因为只是候补,还没正式当上官,所以他手头有点儿紧,就要把公馆租出去一部分,谁曾想街头小广告一贴出去,没两天就有一老一少主仆二人前来租房。

那老仆大概五十几岁的样子,面白无须,举止之间有些异于寻常男人,倒有几分像是太监;那少主三十岁上下,长得一表人才,还颇有些气度。候补生当时就觉得有些奇怪,按理说太监只有宫里才有,在民间出现太监,那除非是皇帝微服私访。

但这只是猜测,候补生也不敢多问,就把房子租给他们了。

那两人住进来以后,那候补生心里就开始打主意了,我现在不是候补官员吗?如果现在住在家里的真是当今的万岁爷,那我就是祖坟上冒青烟了,把他侍候好了,弄个一官半职那是分分钟的事儿。

为了搞清楚那人到底是不是当今的万岁爷,候补生一有机会就去窗户外偷窥,经过几次秘密打探之后,候补基本能够断定,在他家里住的就是皇帝。理由有四,一是那老仆人说话细声细气的像个女人,而且那么大年纪了嘴上一根毛也没有,肯定是太监无疑;二是老仆面对那少主时态度极其恭敬,并口称奴才、圣上;其三,他们用的碗、茶杯之类的器具都是绣了金龙的,这种描金绣龙的东西普通人哪有?其四,那少主身上有一块玉玺。

断定那人是当今万岁爷之后,候补生高兴得跟捡了个宝似的,乐不可支,虽不敢说破,但平时没事总要跑去献个殷勤,希望能受到这个万岁爷的重视。

有一次那候补生跟一个好友喝酒,一时高兴之下没忍住,把这事说了,说我家里住着当今皇上,他是下来微服私访的,所以这事不能跟任何人讲。

每个人都有好友,于是好友又把此事告诉了好友,说候补生家里住着当今皇上,但他是下来微服私访的,你不能对外说啊!

如此一传十,十传百,候补生家里住着皇上这事就传开了,传到了一些地方官员的耳朵里。

那些官员心里就犯嘀咕了,当今皇上不是被幽禁在中南海了吗,怎么出来了呢?莫非是时局有变,皇上又重新主政了?但不管是真是假,去看看总是没错的,万一是真的,这种千载难逢的拍马屁的机会岂能错过?

有些见过皇帝一两面的官员到了那里一看,扑通就跪在了地上,这里住着的这位爷真的是如假包换的当今万岁爷!

既然已经有人确认了真是当今皇上,那还愣着干嘛呢?附近所有官员都带着珍藏的宝贝赶着去拍马屁了。让他们没想到的是,这位万岁爷十分的随和,马屁十分好拍,带去的宝贝他都一一收下了。

拍马屁者最苦恼的是带去的东西人家不收,现在人家收了,而且来者不拒,那就是天大的好事,官员们都很是高兴。

这事如果换在平时,估计那位爷还能多收点东西,多逍遥几日,可他没赶上好时候,封疆大吏张之洞当时正好在武昌监督修筑江堤,他当时一听到这消息,也懵了,离京的时候,皇帝还在中南海呢,怎么他也到武昌了?而且那么多官员都去见了,都说是万岁爷,那也不可能是假的啊,难道说京中局势真有变化?

为了了解情况,张之洞发了一封电报去京城询问,结果发回的电报说,光绪还在中南海,根本就没走。

看着从北京发回的电报,张之洞就更懵了,如果说光绪真的还在中南海,那么在武昌的那人肯定是假冒的。可这事的问题也就在这里,去拜访过的官员当中,有不少是见过光绪的,为什么他们就没认出来呢?

张之洞觉得此事有蹊跷,就带着人亲自去了。到那里一看,他先是愣了一下,因为那人的确很像光绪,可再仔细一看,此人虽形似,却神不似,断定是假冒的无疑,大喝一声,将那两人抓了起来。

带到官衙,一顿毒打之后,那假冒皇帝终于招了。

原来那人叫崇福,是个唱戏的旗人,由于自幼学戏,唱戏唱得相当好,经常去宫里唱,因其貌似光绪,大家都戏称他叫假皇上,他自己也觉得确实跟皇上很像,因此去宫里的时候,时常注意着光绪的举止,暗中模仿。

那老仆人确实是宫里的太监,是个守库房的,跟崇福是好友。因有一次盗窃库房里的宝贝让人发觉,便趁机逃出了宫来,逃至崇福那里后说,我不能再呆在北京城了,必须逃到外地去,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

崇福心想,你现在是皇宫里的盗窃犯,我跟了你去岂非就是同谋了吗?当即就拒绝了他。

那太监说,我把宫里的玉玺都偷出来了,咱们俩远离京城后,你假扮皇上,去地方官府骗些钱财来,咱们俩下辈子就不愁吃穿了,你还唱什么戏呢!

崇福被他这么一说,果然心动了,骗就骗吧,大不了骗了之后远走高飞,过逍遥日子去。

如此两人便一路逃窜至武昌,想在这里捞他一把。没想曾第一次试水行骗效果非常好,那些当官的果然巴巴地赶来孝敬,把两人乐得都找不着北了。本来干这种事应该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的,因两人贪心,想在武昌再多骗一点,却不巧被张之洞逮了个正着,一顿毒打之后,就被拉出去砍了。

萧盛原创作品,版权所有,禁止转载

E N D


感谢您阅读萧盛个人博客的文章,您也可以扫一扫下面的二维码,关注萧盛的公众号。

你好,游客!(点击更改信息)

您的电子邮件不会被公布,带*为必填。


  •   正在提交中,请稍候...
      评论提交成功
    回复 的评论,点击取消回复。